DATE: 2018/04/23(月)   CATEGORY: *DMMD同人
【伪双苍】生日
充满OOC和捏造!!<有错误请告诉我Q
车车车车车…没营养的
苍叶生日快乐,爱您一辈子♡
莲莲和哥哥还有暴露宝贝也!!!
我永远是伪双苍的狗…




--Aoba

过去了。离开碧岛,在不知名的国度过了五年的生日。五年即将赶上他人生的五分之一,在陌生的家,地板、褶皱的被褥间、冰冷的墙和大理石的流理台上,苍叶度日如年。

Beep、beep。

「苍叶先生,翻个身。」

「唔。」

比起两人推辞所有工作在家陪他,苍叶更希望自己一个人看着墙角的灰尘发怔,或是缩在瓦尔特的毛茸里,被冰冷的黑鲁莎抚遍身体。

这也不是他能决定的。托利普配合苍叶翻身的动作,放开按摩脚底的手,威尔斯让苍叶的头枕在腿上,指尖撩开苍叶的敏感的发,帮苍叶掏耳朵。威尔斯温柔的与托利普闲谈,将气息吹他发红的耳边。

指甲、毛发都被打理得整齐的,洗浴后,瘦弱的苍叶被大毛巾裹得像个宝宝,托利普一扛就丢上床去了。

氤氲的水气漫在周身,有些昏厥的视线里除了黑白,只有两个外表看上去并无二致的男人。披散着一头苍蓝的发,苍叶被左一个右一个吻得晕头转向。

「亲爱的苍叶,今天是你的生日喔。」

「很抱歉呀苍叶先生,前些日子太忙了。」

「所以没准备东西给你,威尔斯也不会做能吃的甜点。」

托利普被威尔斯瞪了一眼,「有什么愿望就提出来吧。」

「呼唔……」胸前的点被揉捏着,托利普的指尖尖锐的拉扯它,一阵阵久违的刺激从脊椎末端涌现。他好久没有高潮了,自己来都不管用,偏偏威尔斯和托利普总有奇怪的周期性,不碰他超过半个月,又忽然不间断的日夜使用苍叶,完全无法预测。现在后方的穴也被威尔斯的手指沾着黏液开拓着,苍叶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哈……嗯……我……」

每一吋的肌肤都被手与温度覆盖,温柔的对待也使苍叶敏感的颤抖,托利普将他的双腕用手铐铐起来,意识到待会的不自由,违反苍叶自己的意愿硬了,托利普见状笑出声来,在他的下腹游移着嘴,亲吻更多的哆嗦。后方已经湿滑得被威尔斯两指干得发出噗滋噗滋的声音。

「嗯、想要……」

「想要什么呢?」

想要出门。他说不出来,正常的知识老早脱离了他,这么久远。他的脚和腰肢在侵犯下软得使不上力,「想要……托利普……威尔斯和……都……」

「等苍叶先生体力再恢复些,再带你出去走走。」

苍叶心惊,不只是被威尔斯读心,还有想起上次的出游,不由得颤抖起来,被托利普亲吻着性器,叫出声的同时,威尔斯扶着阴茎挺进他湿得一塌糊涂的穴里。

「等……嗯啊--」苍叶几乎要跪不住,性器在他体内抽动马上反馈他巨大的快感,珍惜似地绞紧后穴,让威尔斯皱起眉呻吟,缓过一阵后手掐着苍叶的肩,更猛力的抽插起来。托利普环抱着苍叶的腰,收紧颊肉的瞬间就尝到黏稠的液体,后方的威尔斯没有停下。苍叶开始有些失神地痉挛着,被两个人同时玩弄的快感大量淹没他的神智。

托利普将嘴边的白浊抹在苍叶充血发硬的乳头上,然后用牙齿啃咬着他的杰作,苍叶用鼻音发出有如小猫般尖锐的泣音,威尔斯从后方亲吻他的颈窝,好像听见谁喃喃着,果然苍叶少吃糖了,该适时补充点儿。

「哈啊啊啊……不……」他颤抖的手被托利普套在自己脖子上无所适从,又抬头的性器被更硬挺的炽热摩擦。苍叶昏厥地接受威尔斯的抽插,同时有只冰冷的手揉捏着他紧绷的囊袋,和托利普的阴茎迭在一块捋动,后穴盈胀的滑过敏感得凸出的肉壁又拔出,他不得不晃腰追上那种失去理智的快乐,下肢爽得发疼。

「不行、不、嗯--噫啊啊--」

忽然,威尔斯低吼着,射进他的深处,却掐紧苍叶胀痛的性器,温柔地舔着他的耳垂,声音又沉又性感:「亲爱的苍叶先生,不能射这么多,还没完呢。」苍叶瞇着眼空虚地哭了出来,全身抖个不停,他庆幸终于可以好好躺着,但又是一轮全新的折磨。托利普将他的腿挂在肩上,狠狠地干了进来,让他差点又射了,然后没有歇息的片段,被托利普的阴茎填得满满的,摩擦肠壁的快感,爽到让他有点害怕起来。口水要流出来时被威尔斯沾着黏液一并抹回嘴里去,苍叶差点嗑到威尔斯,威尔斯只好缠起他的发丝调了一个艰难的角度,干着苍叶的嘴穴,疼痛和窒息几乎被过度的快感给压下。

苍叶晕呼呼地不知时间过了多久,有射没射,小腹和股间粘腻得不行,沉淫在不间断的高潮地狱。这些才是现在能真正满足他的东西……Beep、beep,脑袋深处发出奇妙的嗡鸣,那里已经不会有任何人响应他,他的生活被快乐盈盈实实地填满。



「唔……啊啊、痛痛痛……」

睡了好像一世纪这么久,醒来好像被卡车碾过似的,尽管梳洗得清爽,也不能把身上怵目惊心的性痕和破皮的乳首无视。

苍叶哀嚎着,生日早被他睡过了,他也好习惯。一起床就是微笑的容光焕发的伪双子迎接他,为他张罗吃的。

今天不是工作的日子?托利普吻了他一下时威尔斯正把遥控器摔在地上。三人挤在沙发上,面对着影音设备,很少有这种闲情逸致。威尔斯说因为我们爱你,今天就好好一起放松。托利普脱口而出说晚上继续。

苍叶绷紧的神经缓缓放开,仔细一想,这两个人占据了他生命多久哇?无意识与有意识,都是他们的身影。电影播了什么大概没人在意,托利普一个劲塞垃圾食物进嘴里满手都是糖霜,另一手搂着苍叶要强行灌食,威尔斯滑着3C表情肃穆,大概只有苍叶看着屏幕里萎缩的毛茸茸渐渐抽气着失去生气而掉下眼泪。

「莲……」

威尔斯皱眉。托利普笑着拍拍苍叶的头引来更大的抽泣,他说:「有个惊喜给你。」

白色的布掀开,正是他毛茸茸的蓝色狗型Allmate,苍叶抱着它,用指尖摩娑灰了又老旧的毛发,痛哭失声,他的内脏痛得吸不过气,喉咙像是被石头给堵住似的。

Beep、beep……

「苍叶先生可以打开试试啊。」

「说不定还收得到谁传来的生日贺电喔?」

「怎么可能嘛。」




--Ren
《开


开机》
《语音输出无信号》
《扫描完毕》
《您有一则语音消息》




--Sei
《苍叶,生日快乐。你过得好吗?
不论好不好,我想只要是你,就一定不会让人失望的。希望你每一天都快乐,不论你在哪里,我只要一想到你,就觉得心脏特别温暖呢。
身体安好

Your princess
来自碧岛 五年前》

CO*0 ] page top

COMMENT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Copyright © 大丈夫。世界はいつでも壊すことができるから. all rights reserved. ページの先頭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