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TE: 2017/06/15(木)   CATEGORY: *DMMD同人
【伪双苍】肉渣小段子
【VxA】

  什么都没吃的时候口腔感到黏腻。

  苍叶像窝在地毯上,一只慵懒的猫打了个哈欠,牵动了脚镣。韦尔斯从泰晤士报中抬头,瞥了一眼那孩子,将翘起的腿放下。


  吃了点东西下去后更加反胃了,沿着红肿的嘴角洒落在地的是黄黄绿绿的胆汁与白浊。

  「苍叶先生......」
  韦尔斯露出一副困扰的表情撩起西服下襬蹲下身,只是微蹙的眉心就对苍叶恫吓效果十足。当他害怕时从不掩饰、如同情动时,把自己缩在角落抖成个筛子。

  「请抬起头来。」

  他颤巍巍的不敢对上镜片后方的视线,意外的是搭上嘴角的是丝质的手帕,稍早梳理时安放在英国绅士的上衣口袋,韦尔斯在用那条手帕给自己擦嘴。

  「怎么吐了呢?我去拿水给你润润喉,你在这等着。」

  目送男人走出房的视线有些蒙眬……


  但原本他张嘴,只是想舒缓消化道黏膜的呕吐感。

───

【Trip x Aoba】
肮脏慎



只有我注视你的一切,未来与过去。──それは小さな光のような

  幽微的阴暗的种子,在角落根生。

  苍叶感到很疲倦,一大清早就被挖起来了。至少他的体感是这么认为的,在还没看到电子钟前,翻腾了一夜之后,即便已习惯两人的行为模式,长久维持艰难的姿势仍使他全身酸痛。他睡眼惺忪的眨眼,黑白相间的短靴在眼前蹦啊敲地,重重砸在地面,叩叩地扰人清梦。

  「──啊、呃……」

  发不出声音。从干涩的唇间剥落的字无法组织问句,痛苦哀嚎了一整夜的后遗症使他绝望延续,端着衬衫的韦尔斯倒是注意到了,耐心的放下衣物,蹲下身来解开苍叶的颈圈。

  「早安,苍叶。」

  扼住气管的紧绷缓缓脱离颈子,托利普接手将韦尔斯的行李通通装箱后,吩咐韦尔斯去弄点早餐来。系上围裙的韦尔斯消失在房间门口,房内只剩下脸色铁青的托利普和伏在地面不明就里的苍叶。

  「苍叶,我们要出门一趟了,会带上你。」托利普扶着膝盖,坐在床沿,轻轻撩起一丝苍蓝,捧在唇前轻吻,严肃地有如骑士之于公主的誓约。放开头发的同时,低沉的话音响起:「现在,过来吃你的早餐。」

  头发末梢爬来细密的刺痛,在此之前这对伪双子可没少出远门,一出就是以月计算的情况大有所在,被豢养的自己像是没有担当的幼儿想到才喂一下的宠物,经常奄奄一息的、朝厚重的金属门,望眼欲穿。可憎的是苍叶从未真正咽下气,不论是医疗科技还是计谋,通通掌握在两人手中。他的身体是没有自主权的,当苍叶被狠狠扯过神经敏感的头发,发出像老猫一般凄厉的哭叫,摔进托利普腿间时,也没有拒绝口交的权力。

  「不要让我说第二遍,吃早餐。要出远门了。」

  苍叶艰难的直起腰杆,张嘴用牙齿咬住拉链,唰地拽下,隔着底裤舔吻,而后卖力的含进半勃的性器,将手置在托利普膝上作为支点。

  托利普的阴茎比韦尔斯还更粗壮,刺激点也不尽相同,一边吞吐的苍叶一边思考回忆,时而收拢颊肉,时而摩娑铃口,托利普满意的加入顶撞,使他越来越没有余裕,跟不上速度的舌频频被碾回下牙床,口水沾湿了凶猛抽插的性器,从嘴角溢了出来。

  作为一个嘴穴,苍叶不再动作,比起韦尔斯的什么都不做,托利普的侵占攻略也使他痛苦不已,沐浴乳的清香与前列腺液混合,独特的腥膻味使他晕眩,往上瞧,托利普正好也盯着自己,紧皱眉头,俊朗的面容抹上一层淡红。

  「听着、苍叶,」托利普咬牙切齿的说道,情不自禁的掐紧了苍叶的头发。「舌头要更灵活一点啊。」

  疼痛到极致的苍叶无法拒绝堵住呼吸道的干呕,藉由这个劲头一顶,托利普射在了苍叶喉咙。

  「呼……苍叶……真棒。」

  苍叶双眼与嘴唇通红,湿润的视线往上紧盯着高潮的托利普。

  「房子被查封了哦。」

  道出事情始末的关键,同时苍叶乖巧地将精液吞了下去。

  不知那随手拈来的种儿会诞生什么样的怪物,围观生态发展使孩童们屏息。

───

【?】

  粗糙的指腹磨蹭着嘴唇,不快的触感。
  但是怎能退去,这是他要接受的,他必须受的。仰起脖颈,绷出困难而极致脆弱的线条,支撑自己去接受爱抚,更多的碰触。
  指尖更加刁钻,按进瓣的缝隙,掘出津液,掘出蜜液,伪装的双胞胎在笑,笑着凑近他,像动物一样,伸舌吸取蜜汁,开心的无可比拟的模样。指勾弄舌,挑逗之,解放之,要看它垂挂在外,贪婪渴求蹂躏的丑态。
  说它丑,还不是得面对他,那才是苍叶最真实的模样,真实不加修饰,大概是在外面会被乱棒干死的模样,最可爱、最惹人疼的孩子,比起人类更像人类,但分明是超越人类的神明、
  不,韦尔斯摇头,是天使。
  冠冕堂皇的谈着爱。
CO*0 ] page top

COMMENT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Copyright © 大丈夫。世界はいつでも壊すことができるから. all rights reserved. ページの先頭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