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TE: 2016/12/31(土)   CATEGORY: *DMMD同人
【伪双苍】In perspective of viewing
【伪双苍】In perspective of viewing



R18、伪双戏份极少甚至无。



  被视线窥视着。

  哈啊、啊嗯、嗯啊啊……

  细小如鼠的、狭隘的视线。

  苍叶感到羞赧,被赤裸的视线浇灌,像爬虫类般惹人不快,黏腻的停在皮肤上,不会滑动的液体扫过下体,滑向腿根,他隐隐颤抖。

  那是他刚才射出的,不是很稠。

  搬弄成跪趴的姿势,蘸起白液将视线一并塞入身后的穴。手指灵活的动作,然左额叶隐隐作疼,焦躁感油然而生。偶尔会这样,躺在黑理石地板上,放射的白线纹路从额际迸发。全身渐渐冰冷的融入背景。这时想着移到床上吧,半死不活的爬了上去。但头抵着柔软的垫子,反而更加头疼,是不是被床讨厌了?被全力的施压这颗疼痛的头颅。

  真凄惨。

  不是睡眠不足,又可能是太足了,将自己怎么摆都不对劲儿,晕呼地提不起劲。我可能是需要插着点什么身体才会舒服吧──脑内浮现下贱的思考。

  苍蓝的发铺散在床单上,在一样死白的颈间,随着胸膛起伏着。

  苍叶的胃不是很好,偶尔一抽一抽的痛起来就像被狠狠操干时一样,内脏忽然被挤了一下,不很久,却隐隐痛得许久无法展眉。有点像韦尔斯,安心嚼着棉花糖,不知怎么着咬到骨渣,舌头就忘了甜,专心的淌血。

  ──差不多到时候了,抉择的时刻。

  是的,饶是昏沉、得过且过的苍叶也发现了,自己被那个东西注视着,即使片段凌乱,也已经够久了。

  由那个毫不相干的视线决定每晚的去留。

  向它讨饶似乎可行,它不如韦尔斯阴晴不定,也不似托利普童心未泯,两人总是随心所欲,屡次挑战底线,却能紧紧掌握住崩溃边缘,不论是肉体亦是心灵,擒着玩味的笑探弄痛苦的下限。

  让它欢欣......如今也只有靠这具肉体。

  他将插在穴内的指尖拔出,由股间、绕过大腿、小腹,慢慢往上滑,摸索着肌肤的突起与陷落,不羞不臊的跳着无声的艳舞。被自己摸过的地方泛起一粒粒小疙瘩,不可否认是畅快的,苍叶喜欢被触碰。

  他将指尖含入血红的唇内,在温热里翻搅,自个儿勾起舌,与之嬉戏。为什么看起来这么愉快,当然知道唾液是不能润滑的,但是舌在挽留,对于异物的依恋与不舍,对于舒适圈的保护和爱做出无声的认可与邀请。

  是交易。另一手打趣的在乳尖拧弄,嘴里发出模糊的呻吟。

  又拖着湿漉漉的痕迹一路回到归所,苍叶抬高了臀,和着自身的爱液和润滑液,一下入侵三指,在变得柔软的黏膜与肠壁间,毫不怜惜的抽插、戳弄着熟悉的开关,给自己粗暴的外慰。

  嗯、嗯......啊--

  从跪趴的姿势能看到腿间的阴茎十分奏效的抬头,敏感得吐出汁液,很好。这是他要的。他更加卖力的动作,同时告诉自己不得消耗过多体力,不可以......只能靠后穴......

  不知是否为苍叶自身动情的缘故,视线变得激昂,视界所及里的春宫被它阐述的血脉贲张。

  好舒服......

  手依旧忍不住覆上了性器,裹住那个颤巍巍的器官,爽快的媚叫更加狂妄无遮拦,他毫无意识的,配合身后的动作上下套弄着,探寻着顶点。

  濑良垣苍叶在即将喷发的前一刻,视野一片绿黄,收紧了昂扬。

  「呜、啊......」

  蚀骨媚心的哀鸣,让窥伺的谁勾起微笑。



  濑良垣苍叶违反自身意愿的牵起两只手。

  「哦?今晚的苍叶先生......可真特别不一样?」

  「哈哈哈、都已经这么湿了,真不愧是苍叶!」

  颤巍巍的,像是要哭了出来。

  今晚,一定会过得很美好吧?












オマケ

  《這孩子超辣!還可以再更可愛一點!!!》

  不要……不……拜托……
CO*0 ] page top

COMMENT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Copyright © 大丈夫。世界はいつでも壊すことができるから. all rights reserved. ページの先頭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