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TE: 2016/07/02(土)   CATEGORY: *DMMD同人
【ミン蒼】毫無反應只是一灘肉渣

今年三月的車。


  嗑噔、咖哒,嗑噔、咖哒,嗑噔、咖哒……

  细密的吻雨丝一般淋湿了胸膛。男人像新生的袋鼠,沿着湿漉的爱痕往上,找着了温暖的归所,一点点解放由心底深刻的压抑,黏膜交缠而由舌尖缠绵,热流噬骨而鑽心,往胸口汇聚,从尾椎释放。

  男人眯起同样濡湿的眸,金色的锐光像枝箭,滑过突出与昂扬的器官,留在曲线后方,顶穿不安与散发柔滑香气的薄膜,往深处迈进。只是缓慢细緻的耸动,在身下的男人哼出模煳的哀求前,男人已一举拿下主权。

  唔唔……

  撑开的下肢开始打颤,湿煳一片但是火热的无法熄灭,折叠眉宇后他咬住牙,随着律动晃起腰来,最开始是肿胀的疼痛,而后是盈满的充实,跟上了步调,腰杆却越发柔软。

  在撞击下不知不觉的鬆开牙关,汗珠滑过脖子的粉色齿印,喉头颤动的发出吟声。男人看在眼底,着迷的俯身,拾起苍蓝的髮,吻着、纳入齿间轻轻的啃咬,忖度身下人真正的感受,给予刺激,让身体来回应。

  Mi……嗯……k……

  不愿对上视线,许是羞于让敏克调笑他的享受,忍不住扭过头去,将满腔的热情释放于满室的沉香,更加注入热度。在频率上吐出后,感官又专注于体内的摩擦,一次接着一次,层层堆高室温。

  交合的快感并未完全压过髮神经,鱼线被鱼儿跩着,亲密的嬉戏,固执地抓牢,鼻腔的音调拔高。此时大手触上腰际,捞起敏感的躯干,鬆手后压在毛茸茸的软垫上,减轻了运动的负担,苍叶小小地惊呼,睁开氤氲的眼,本想回头吻一下爱人或是以微笑表达,没想到像是被看穿一般,响起男人低沉而嘶哑的话音。

  ──嘘,只管享受。

  啊、呜啊──?唔──

  性感的吐息壮大了性器,苍叶还未完全消化往心头袭击的勐攻,大腿便被架上厚实的肩,突如其来勐力的顶撞掘出深处的快意,没有一丝喘息的空间又再度抽插起来,汁水飞溅。肉刃一下下撞在突起的肠壁,男人抱紧了怀裡无法克制呻吟的人儿,雄性的气息贲张,性器积蓄了爱意,在紧缩的肠道探着顶点,使劲捣鼓着黏膜,出入通行无碍的密穴。

  明明是深夜,在耳膜鼓譟的却尽是仪器嗑碰的声响。而如今,早已被自身羞耻的淫叫和粗重的鼻息给盖过,下体被大力的贯穿,迳自攻击在无法承受的弱点,苍叶紧闭双眼,放声地娇喘,那是无论如何闪躲也藏不住的媚态。苍叶接过失控的热吻,收紧了手臂,抱住男人宽厚的臂膀,或许抓花了背、又或许咬破了舌,他都不在意,只管接下男人满溢的爱,在勐烈的冲撞下幸福地眼前一片空白。

  哈啊──哈……

  精液洒在对方的掌心,而后从夹紧了的腿缝一股脑地吞下爱液,周身的愉快缓缓消散,在同步的喘息下身体慢慢软化,厚实的胸膛找回了重量压在身上,放心的勾起嘴角,撩起咖啡色的长髮,手绕到后方拥住对方,收到了拒绝的眼神和宣判。

  该休息了。

  不……

  苍叶亲了亲Mink的眼皮,待紧贴着自身的肉体微微抬起,他轻轻摇晃,款摆着腰肢,将疲软的事物又吞回体内。

  森林……太多声音……听不惯……我……还要……

  明天要工作。

  Mink皱眉,理由很差劲,但是根本没法拒绝那双泫然欲泣的眼,他再次堵住肿烫的唇,指尖抚摸着爱人满足的梨涡,另一手在挺起的胸脯游移,点燃下一个欲火。

  苍叶顺着感受喘出娇吟,摸索的双手索取更多的碰触。

  ……嗑噔、咖哒,嗑噔、咖哒……

  已经渐渐听不见手作挂钟的精緻,褐色的仪器甚至渐渐地晃成髮梢的捕梦网,最后模煳地再也看不清数字,时间就此凝结。

  凝结、融化,不再漂泊流动,真实的掌有,如此醉心的伴侣。
CO*0 ] page top

COMMENT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Copyright © 大丈夫。世界はいつでも壊すことができるから. all rights reserved. ページの先頭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