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TE: 2015/05/11(月)   CATEGORY: *DMMD同人
【DMMD/Trip×Virus】The next-best
【Trip生快♡/Trip×Virus】The next-best


前几天忙模考所以现在才丢。
>伪双苍结局的伪双内消,无节操的两人都比较爱苍叶大于对方。
还有这两人如此变态一定要来点肉嘛。【变态的是妳
>小虐苍叶注意。
脑一热就想写,请多指教。
R18,第一次下笔小心欧欧西和捏造





「Trip,生日快乐。」

Virus端着玻璃碗,里面是烤的金黄酥脆的「仰望星空派」,油香刺激着嗅觉,保留完整的鱼就这样半身陷入油腻的泥沼,鱼头擎天,牠们下巴被割,像是要祝贺似的张着嘴,齐刷刷的瞪着Trip。

「就这样?」

Trip偏过黄色的脑袋仔细打量碗中物。

「你吃吃看,炸皮下面是布蕾哦。」

Trip露出了复杂的表情干笑着接过玻璃碗。饶是喜爱甜食的Trip也无法忍受Virus亲的自创英式料理。

「哦……谢喽~是布蕾那就冰起来晚上再搞。」再搞进厨余桶。

「你要自己吃掉,不可以塞给苍叶先生。」

Virus另一手端起两份简单的炒蛋和肉片,再来是将装着柳橙汁和咖啡的马克杯,放在洁白的桌面。

「好、好~给他吃了你也不知道啦。」

「也是。」

处理完早餐,两人走进同样是暗色系,充满压迫感的浴室,如往常般对话。

「今天还要工作?」

看着镜子里专注梳理发型的Virus,Trip在柔韧的侧脸线条上停留片刻视线。

「黑道是没有假日的,我家Trip除外。你就休息吧,苍叶还在我房间里睡。」

Virus这么说着,还是从镜子里反射冷光的镜片注意到Trip不够完美的领带,转过身帮忙调整,而Trip也在Virus放下梳子时很自然的走到Virus背后微微倾身。

「不用你说我也知道。」

Trip目不转睛的盯着Virus修长精致的手指穿梭在他锁骨间,虽说那是已经看惯的画面。

「别玩太过火了。」

「你比较过分吧?」

「才不。走了。」

「掰~」

Trip象征性的张了张五爪道别。他瞇起眼看着Virus跨过浴室台阶,朝向从两侧玻璃窗洒下些微亮黄的大门。在他弯腰穿鞋时Trip无预警的冲上前抱住Virus,手臂轻松地环绕他的腰身。

「晨勃啊。」

Virus站挺身子,玻璃珠般的蓝眸子随性的往后挑。

「年轻真好耶~」

「那是我要说的吧。」

Virus扶了下镜框,准备把往裤头拉链伸去的那只爪子掰开「笼子的钥匙在我枕头底下。」

「嘿,让苍叶睡啦。」

「你的意思是……」

「今天陪我吧,Virus。」

Trip把脸埋进怀里那飘着点古龙水味的颈窝,笑着说。



「咕嗯──哈、哼哈……」

「唔、Virus……喘得好色情……唔呜。」

让Virus双手扶着不到大腿高的鞋柜,Trip抓着他被迫抬高的结实臀肉,尽情的把欲望狠狠埋进湿润的密穴里,再用力抽出。

「你也是啊、嗯呜……跟我做、总是……呼、爽的乱叫……」

「才不……啊啊── 是说好像是,第一次在门口做……」

Trip稍微把一脚往前,让Virus微微发颤的双腿有个支柱。在猛烈的操弄之下,乳白的润滑液随着撞击点点滴在粉白色圆球上。

「是吗……呼嗯、外面呢……?」

「外面再说……嗯唔──去叫苍叶起床好了?」

「好主意。嗯呼、嗯啊啊啊──」

「唔哼──」

Trip就着后入的姿势一把抱起Virus,性器因为怀内人儿的重量挤入更紧致的深度。他缓缓扭转分身,在Virus敏感的地方深刻地研磨,然后让Virus转了一百八十度面对Trip,双腿跨在Trip腰间。堪堪挂在两人身上的衬衫皆是汗涔涔,其中还沾染浊液。

「嗯、呼……Trip你……怎么这样、就泄了……?」

「呼──你也是啊,我都没碰前面呢……哈哈。」

Trip让Virus抬起头,利齿瞄准披上一层薄汗的白皙颈子,轻轻嗫咬着Virus。

「呼……」

Virus从震动的粉色喉头发出意义不明的叹息。

「好咸啊。」

「什么?」

「Virus香香的汗。」

「呵,所谓香汗淋漓啰?」

Virus伸手把眼镜扶好,放心的让自身重量全压在Trip身上。

「走啰?」

「你先抽出来……喂!嗯呜──嗯、啊……」

股间疲软的凶器似乎又热了起来,左左右右在热烫的内部探弄,随着Trip每一迈步,发出湿滑的啧啧声,Virus甚至觉得他们沿路滴了一路地板,即使有点罪恶感,还是难忍舒服的呻吟。

「Virus,想怎么玩?」

两人双双跌进Virus的大床,Trip不禁调笑的看着闭眼调整吐息的Virus,顺手把两人碍事的衬衫给扯开。

「随便你,生日嘛,寿星最大。」

Virus剥了下乱糟糟的发丝,抬头也回了个无温度的笑靥。

「可你生日我都没让你玩欸!」

「因为我不想啊。」

Virus瞇起了眼笑得灿烂。

「啊、是说那个画面也挺神奇的。」

「也不是做不到哦。」

Virus瞥了眼房间角落灰色的铁条装置箱,有个覆盖苍蓝色长发的苍白的身子蜷缩在里头,不舒适但仍勉强的睡了过去。

「好了,快点吧。」

Virus笑着扭动腰身,将双臂挂在面前宽阔的背脊,用指腹摩擦着Trip流畅的肌理。

「不要急……嘿嘿、要叫醒苍叶喔。」

尾音上扬的同时Trip从坐吅姿弓身扑倒Virus,用力的再次挺入。

「超紧──我觉得Virus你还是想念后面的感觉……这算我调教的好吧……哈、哈哈!」

「呵哈、可是,嗯、我更爱……苍叶先生……因为比较、畅快呢……」

「嘿──我也是。」

力道和快感越来越重,Virus自然的随着耸动发出甜腻的声音,Trip则凑上前把所有甜味尽数吞入腹内。在接吻的同时,Virus氤氲的眼注意到角落惊惶的目光,他笑了下,旋即投入唇舌间不做他想。

苍叶并不知道在这之前我们的生态呢──Trip心领神会的停止差点喘不上气的甜蜜举动,恶意的紧紧托住Virus的大腿使他夹住自己蕴含爆发力的腰肢,指尖稍一施力就留下五道红痕。Trip十分享受施予Virus痛楚所换来的紧缩。

「哼啊、嗯……啊、哈……嗯呜……」

Virus毫无顾忌的让喘息高亢而粗重,享受的闭紧双眼。

呜……呜呜……

好像听得见笼中鸟气若游丝的呜咽,Trip挑眉凝视着Virus少见的扭曲脸庞,他知道Virus也对这种情境深感畅快。

本来就不熟睡的濑良垣苍叶抱膝发抖着,眼前的活春宫对他来说是巨大的冲击。尤其是前一晚才尽情玩弄自己的Virus,现在正被Trip狠狠压在身下亵玩,而全身潮红的Virus周吅身都布着抓痕,他紧紧纠结的眉心则特别注目,那是濑良垣苍叶从没见过的隐忍表情。

好可怕……不安的铁链碰撞声,伴随肉体撞击的声音此起彼落。

听到那声音Trip恶质而满意的勾起嘴角。他怀里的Virus不似笼里苍白的人儿好似随时都会离散,真要说的话,把柔韧的Virus作为肉便器是再适合不过了。

不过这如玻璃珠般圆润的骨感男人,是Trip从小立志追随的对象,拿来泄欲实在是小材大用。这么一想,Trip的律动又更加粗暴,把诱人的声音撞的零散,Trip额间滚落斗大的汗珠,愉悦的喘息着。

「嗯呜、呜啊、啊啊啊──」

迎来第二次的顶峰。

「呼!哈……哼哈哈哈!」

Trip笑的如同孩子般,甚是欢快,他伏在Virus上方,伸舌舔掉混杂在Virus脸上的一块小水漥。

「哈、呼……笑什么……?」

Virus偏过脸,除了一贯的笑容眉间还藏着餍足的一丝倦态。

「我笑苍叶真被你吵醒啦──哼呵、 B i t c h Virus。」

嘴上恶劣的说着,Trip终于缓缓退出。

「呵、You turn me on,应该全是发情的人不对。」

「但今天可是我的生日嘿。」

Trip如同大型犬一般俯身不停轻吻着身下人冰冷的唇。

「呵、所以只有今天啊。」

Virus笑着,将手臂枕在脑后,牵动了肩颈处的咬痕和撕裂伤,他轻轻蹙眉。

见状Trip翻了个身躺在一边,闭上眼睛让情欲的气味钻出嗅觉,好一会才翻身下床。

铿锵。是铁链被解开的声音。

Virus好奇的托着下颚往角落查看,铁链是解开了,但濑良垣苍叶仍被禁闭在狭小的狗笼内,把自己抖成了个筛子。

「Fuck me。Trip 你弄哭我亲爱的苍叶先生了。」

「明明就是你叫的太难听啦!病毒还是洗手液你挑一个当吧。」

「我这辈子只当苍叶先生的粉丝。」

「我也要啊!」

两人毫无意义的争辩着。而濑良垣苍叶只是闭上眼试图停止泪水,耳朵无法闭关实在是人体最失败的地方。他也无意义的想。

「够啦。我去工作晚点回,你记得仰望星空派和苍叶先生的饭啊。」

说着,Virus便下床,艰难的走进浴吅室。

「知道啦知道啦。嘿、要不要帮帮你啊?」

暧昧的勾起中指和无名指,Trip恶质的歪着头笑道。

「不用啦。快哄哄苍叶酱吧。」

闷闷的声音从门缝间传来,然后是哗哗的水声。





晚间。

「Virus唷。」

「嗯?」

正要沐浴的Virus 万般无奈的挣开Trip的熊抱,最后仍然是徒劳,只好放任他手指四处游走。

「辛苦啦~获得苍叶后就好久没跟你做了咧。虽然苍叶比较舒服。」

Trip戳戳那些绛红的印子,看着Virus下意识的缩起肩头他掩不住爽朗的笑意。

「这个好说。那个你吃了吗?感觉如何?」

「我们能别提那个吗……」

「除了我也没有人会给你炸弹之外的礼物了,快接受它吧。滚出去。」

「是、是~美男出浴,您慢洗啊。」

Trip照着一年前的生态,舌头轻舔过Virus的上唇。然后溜出浴室。

而门外的囹圄里,一日未进食的濑良垣苍叶瑟缩起身子,两人爱不释手的,那崇高无上的王牌自个儿埋没于阴影。

──英国的三人日常通常运转中。



──End──


为了把这种东西放上来我到底多卖命啊对我就是个傻逼。
Tripㄉㄉ抱歉拖了很久我才丢(土下座
是说仰望星空派里面装布蕾是唬烂的对不起,不过真的有这道恐怖的菜肴!可以百度一下!害怕海鲜的ㄇㄇ看的毛都竖der直直der(

虽然是废话不过请让我在这发表感言(?)
一直都觉得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两人非常有趣,我想其实他们也常常互攻吧【吵死了
然后发现为什么TxV比VxA【什么啦】写的还要顺呢ˊ艹ˋ,百思不得其解啊啊!可能是因为他们两个天生适合一起?!
Trip不够粗暴对不起,可恶我尽是道歉Orz(


感谢阅览,会考前最后一次丢文当然要非常有毅力【给我去读书
顺道一提,其实我真的比较喜欢病毒妹///
就算Virus的生贺从年初撸到年尾都没个进度【滚妳
CO*0 ] page top

COMMENT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Copyright © 大丈夫。世界はいつでも壊すことができるから. all rights reserved. ページの先頭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