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TE: 2018/04/23(月)   CATEGORY: *DMMD同人
【伪双苍】生日
充满OOC和捏造!!<有错误请告诉我Q
车车车车车…没营养的
苍叶生日快乐,爱您一辈子♡
莲莲和哥哥还有暴露宝贝也!!!
我永远是伪双苍的狗…




--Aoba

过去了。离开碧岛,在不知名的国度过了五年的生日。五年即将赶上他人生的五分之一,在陌生的家,地板、褶皱的被褥间、冰冷的墙和大理石的流理台上,苍叶度日如年。

Beep、beep。

「苍叶先生,翻个身。」

「唔。」

比起两人推辞所有工作在家陪他,苍叶更希望自己一个人看着墙角的灰尘发怔,或是缩在瓦尔特的毛茸里,被冰冷的黑鲁莎抚遍身体。

这也不是他能决定的。托利普配合苍叶翻身的动作,放开按摩脚底的手,威尔斯让苍叶的头枕在腿上,指尖撩开苍叶的敏感的发,帮苍叶掏耳朵。威尔斯温柔的与托利普闲谈,将气息吹他发红的耳边。

つづきを表示
CO*0 ] page top
DATE: 2017/06/15(木)   CATEGORY: *DMMD同人
【伪双苍】肉渣小段子
【VxA】

  什么都没吃的时候口腔感到黏腻。

  苍叶像窝在地毯上,一只慵懒的猫打了个哈欠,牵动了脚镣。韦尔斯从泰晤士报中抬头,瞥了一眼那孩子,将翘起的腿放下。


  吃了点东西下去后更加反胃了,沿着红肿的嘴角洒落在地的是黄黄绿绿的胆汁与白浊。

  「苍叶先生......」
  韦尔斯露出一副困扰的表情撩起西服下襬蹲下身,只是微蹙的眉心就对苍叶恫吓效果十足。当他害怕时从不掩饰、如同情动时,把自己缩在角落抖成个筛子。

  「请抬起头来。」

  他颤巍巍的不敢对上镜片后方的视线,意外的是搭上嘴角的是丝质的手帕,稍早梳理时安放在英国绅士的上衣口袋,韦尔斯在用那条手帕给自己擦嘴。

  「怎么吐了呢?我去拿水给你润润喉,你在这等着。」

  目送男人走出房的视线有些蒙眬……
つづきを表示
CO*0 ] page top
DATE: 2016/12/31(土)   CATEGORY: *DMMD同人
【伪双苍】In perspective of viewing
【伪双苍】In perspective of viewing



R18、伪双戏份极少甚至无。



  被视线窥视着。

  哈啊、啊嗯、嗯啊啊……

  细小如鼠的、狭隘的视线。

  苍叶感到羞赧,被赤裸的视线浇灌,像爬虫类般惹人不快,黏腻的停在皮肤上,不会滑动的液体扫过下体,滑向腿根,他隐隐颤抖。

  那是他刚才射出的,不是很稠。
つづきを表示
CO*0 ] page top
DATE: 2016/07/02(土)   CATEGORY: *DMMD同人
【ミン蒼】毫無反應只是一灘肉渣

今年三月的車。


  嗑噔、咖哒,嗑噔、咖哒,嗑噔、咖哒……

  细密的吻雨丝一般淋湿了胸膛。男人像新生的袋鼠,沿着湿漉的爱痕往上,找着了温暖的归所,一点点解放由心底深刻的压抑,黏膜交缠而由舌尖缠绵,热流噬骨而鑽心,往胸口汇聚,从尾椎释放。

  男人眯起同样濡湿的眸,金色的锐光像枝箭,滑过突出与昂扬的器官,留在曲线后方,顶穿不安与散发柔滑香气的薄膜,往深处迈进。只是缓慢细緻的耸动,在身下的男人哼出模煳的哀求前,男人已一举拿下主权。

  唔唔……
つづきを表示
CO*0 ] page top
DATE: 2015/05/11(月)   CATEGORY: *DMMD同人
【DMMD/Trip×Virus】The next-best
【Trip生快♡/Trip×Virus】The next-best


前几天忙模考所以现在才丢。
>伪双苍结局的伪双内消,无节操的两人都比较爱苍叶大于对方。
还有这两人如此变态一定要来点肉嘛。【变态的是妳
>小虐苍叶注意。
脑一热就想写,请多指教。
R18,第一次下笔小心欧欧西和捏造





「Trip,生日快乐。」

Virus端着玻璃碗,里面是烤的金黄酥脆的「仰望星空派」,油香刺激着嗅觉,保留完整的鱼就这样半身陷入油腻的泥沼,鱼头擎天,牠们下巴被割,像是要祝贺似的张着嘴,齐刷刷的瞪着Trip。

「就这样?」

Trip偏过黄色的脑袋仔细打量碗中物。

「你吃吃看,炸皮下面是布蕾哦。」

Trip露出了复杂的表情干笑着接过玻璃碗。饶是喜爱甜食的Trip也无法忍受Virus亲的自创英式料理。

「哦……谢喽~是布蕾那就冰起来晚上再搞。」再搞进厨余桶。

「你要自己吃掉,不可以塞给苍叶先生。」

Virus另一手端起两份简单的炒蛋和肉片,再来是将装着柳橙汁和咖啡的马克杯,放在洁白的桌面。

「好、好~给他吃了你也不知道啦。」

「也是。」

处理完早餐,两人走进同样是暗色系,充满压迫感的浴室,如往常般对话。

「今天还要工作?」

看着镜子里专注梳理发型的Virus,Trip在柔韧的侧脸线条上停留片刻视线。

「黑道是没有假日的,我家Trip除外。你就休息吧,苍叶还在我房间里睡。」

Virus这么说着,还是从镜子里反射冷光的镜片注意到Trip不够完美的领带,转过身帮忙调整,而Trip也在Virus放下梳子时很自然的走到Virus背后微微倾身。

「不用你说我也知道。」

Trip目不转睛的盯着Virus修长精致的手指穿梭在他锁骨间,虽说那是已经看惯的画面。

「别玩太过火了。」

「你比较过分吧?」

「才不。走了。」

「掰~」

Trip象征性的张了张五爪道别。他瞇起眼看着Virus跨过浴室台阶,朝向从两侧玻璃窗洒下些微亮黄的大门。在他弯腰穿鞋时Trip无预警的冲上前抱住Virus,手臂轻松地环绕他的腰身。

「晨勃啊。」

Virus站挺身子,玻璃珠般的蓝眸子随性的往后挑。

「年轻真好耶~」

「那是我要说的吧。」

Virus扶了下镜框,准备把往裤头拉链伸去的那只爪子掰开「笼子的钥匙在我枕头底下。」

「嘿,让苍叶睡啦。」

「你的意思是……」

「今天陪我吧,Virus。」

Trip把脸埋进怀里那飘着点古龙水味的颈窝,笑着说。

つづきを表示
CO*0 ] page top
Copyright © 大丈夫。世界はいつでも壊すことができるから. all rights reserved. ページの先頭へ